首页 »

长三角乡村游观察①|安吉鲁家村:从“落后村”变身省级田园综合体

2019/8/14 5:15:22

长三角乡村游观察①|安吉鲁家村:从“落后村”变身省级田园综合体

 编者按:

 

每到周末或小长假,许多上海游客会到处寻找周边适合休闲度假的去处,长三角的诸多乡村游景点或特色小镇内,总少不了上海游客的身影。相对而言,尽管上海郊区也建起一批郊野公园和乡村游景点,但真正名气响、值得游客停留一两天的去处还不多。

 

除了山水景观上的相对优势,蓬勃发展的长三角乡村游究竟有哪些发展秘籍?在对包括浙江安吉鲁家村、无锡拈花湾小镇、江苏太仓电站村、兴化千垛菜花景区等乡村游“明星项目”的实地探访后记者发现,这些乡村游项目崛起的背后,政府的积极作为、能人推动和利益共享的长效机制功不可没。

 

今天,我们首先分享的是浙江安吉鲁家村的故事。在鲁家村发展腾飞的历程中,离不开村委会基层组织的积极作为,也离不开政府层面的大力支持。

鲁家村村景


 

村内清澈的河道旁绿树成荫,有数节车厢的红色小火车环村而过,绿色火车皮改造而成的咖啡厅座落一旁,吸引了不少游客在此休憩。大片绿色草坪上搭建的帐篷酒店旁,一群来拓展训练的年轻人正在合影留念。不远处的绿色小丘下,正在建设简洁漂亮的小木屋酒店。

 

很难想象,眼前这个美丽又洋气的鲁家村,2011年前还是一个脏乱差的“落后村”。7年前的鲁家村,全村16.7平方公里范围内没有一个垃圾桶,居民生活垃圾到处扔,村边的河道也飘满了垃圾;进村的只有一条3米宽的小路,集装箱卡车走不了,工业进不来;年轻人都外出打工或做生意,留在村里的不是老人就是小孩,全村的经济在县里倒数,村集体的外债就有150万元。

鲁家村家庭农场内的农家灶头

 

2011年鲁家村村委会改选后,曾在体育用品、瓷砖、水泥浮雕等多个领域创业的朱仁斌,被选举成为鲁家村支部书记,开始一番改变鲁家村面貌的历程。朱仁斌和村委会班子从村庄环境开始改善,朱仁斌先是垫付了6万元给村里布点垃圾桶和垃圾箱,要求村民定点扔垃圾。为保证效果,他们又在各个自然村物色了16名妇女组长,对垃圾投放进行监督,每月给这些监督员1000元工资。村里又找来一对开拖拉机的夫妇,以一年7万元的承包价负责每天清运村里的垃圾,要求做到垃圾“日产日清”。

 

短短一个半月,鲁家村原本垃圾遍地的“脏、乱、差”面貌得到改变。这一年,借着安吉县2008年就已推出的创建“美丽乡村”项目,鲁家村决定申报创建美丽乡村精品村。要创建精品村,最大的难题是资金。朱仁斌和班子一算,创建精品村需投入的资金高达1700多万元。钱从哪里来?曾在生意场上打拼多年的朱仁斌头脑灵活,也善于借力——

 

他先自掏腰包垫付了60万元,又从“以奖代补”的创建奖金里预支了80万元;依据安吉县交通、水利、卫生等部门的有关交通、河道、环境整治等的政策,争取到600多万元的项目资金;年末请回村的乡贤们开茶话会,聘请他们当顾问为鲁家村发展出谋划策,乡贤们亲眼看到鲁家翻天覆地的变化,前后捐了300万元;利用村里原有的村委会办公楼,争取了1000平方米的建设用地指标建起20幢商住楼,卖一半出租一半,拿到300多万元收入……

 

第二年正月,当外村人到鲁家村的亲戚家拜年时,很多人的车开过了头,因为印象中又脏又破的鲁家村已经变得认不出来了。一位早先在拆迁时为了多拿拆迁款被拒绝,一度差点将上门做工作的朱仁斌赶出门的村民,这天也站在自家新楼前高高兴兴放起了鞭炮。见到朱仁斌,他走过来高兴地说:“亲戚们都说鲁家村变化大得都认不出来了!他们不知道怎么走,我来给他们当向导!”

绿皮车厢变身咖啡屋

 

今天的鲁家村正在创建浙江省级田园综合体,引入总计20亿元的投资项目,上百个大大小小的工程正在紧锣密鼓地建设中。一条3.5公里的小火车游线,串起了村里包括鲜花农场、葡萄农场、灵芝农场、牡丹农场等在内的18个不同主题的家庭农场。尽管80元每人的车票价格不便宜,仍有游客专门慕名而来乘坐。值得一提的是,利用政府部门在交通、河道、环境等领域的项目资金建起的基础设施项目,也被鲁家村村集体折算成股份,在引入专业的旅游公司经营整个鲁家村田园综合体项目时,村集体因此占了49%的股份。这种将财政资金转换成村集体股本的创新做法,使鲁家村村民有了收益保障。

 

鲁家村发展历程中,离不开村委会基层组织的积极作为,也离不开政府层面的大力支持。比如,安吉县对美丽乡村精品村创建给予的奖励资金配套、允许村集体提前预支一部分奖金投入创建、在解决建设用地指标时向乡村游重点项目加以倾斜、对乡村的河道环境等的整治均有相配套的资金等,这些都成为鲁家村“腾飞”不可或缺的助力。

在鲁家村休闲的年轻人在帐篷酒店前拍照

 

18个不同主题的家庭农场

 

从记者实地走访的江苏、浙江多个乡村游项目来看,都可以看到政府积极作为的影子。在安吉山川乡高家堂村,村委会书记潘小众当前正在考虑的问题,就是如何将村里闲置的十几幢闲置农民房收购或租赁过来,经过招商、招租改造后成为村里特色民宿的增量。这个坐落在山沟里的小村子,近几年通过发展旅游业,村集体收入从2011年的十七八万元,变成现在有了四五百万元存款,还可以每年为村民购买财产保险和意外险。江苏太仓城厢镇电站村,如今已是获得“全国农业旅游示范点”“国家级生态村”“中国特色农庄”“中国美丽休闲乡村”“江苏省休闲观光农业示范村”,但其最初的起步,也是从村委会对村办企业进行转制、开始创办工业小区,并在进行基础设施建设时组建“惠民经济股份合作社”吸纳村民投资入股开始,逐渐令村民们走上了一条小康之路。

远处小丘下正在建小木屋住宿

 

对于苏浙一些乡村游明星项目的崛起,上海师范大学旅游学院副院长贾铁飞认为,每一个成功项目的背后都是一种模式的成功,这些成功的乡村游项目通常都需要在土地流转政策上有较灵活的解读和执行办法:“土地流转政策的探索,是开锁的钥匙,乡村游要发展,必须要有相应的政策给土地指标解锁。”以鲁家村为例,为解决家庭农场的建设用地问题,就曾在家庭农场规划文本会审时获得安吉县支持,安吉县为此召开了专题会议,在建设用地指标对其倾斜的同时同意鲁家实施“点状用地”,即可以相对分散地使用这些土地指标。

 

贾铁飞同时认为,在沿海发达地区,纯农业的产值占比小,这就倒逼原来的生产型农业向服务型农业转型。贾铁飞说,农业和第三产业的服务业相结合,未来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也是经济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后的必然趋势。在长三角一些相对成功的乡村游发展案例中,农业与旅游、观光等结合的产业融合现象,比比皆是。